印尼移工 Heny 在台的温情故事:那天滂沱大雨,彭太太说要等雨停再去医院,结果却拉不住 Heny。 Heny 执意要去医院并非毫无来由,而是她知道— 爷爷在等他们。

「妳在我家,就是我的女儿」移工在台湾的故事
图片|One-Forty 提供

彭太太或许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幺疼惜 Heny ,这位原本只是负责照顾爷爷和奶奶的看护,如今像是她的半个女儿。而作为看护,Heny 可能也不曾预料自己的雇主竟会成为家人般的存在。

Heny 记得很清楚, 她第一天刚到彭家的日子是 2010 年 1 月 6 日,那是一个下雨的冬天夜晚。而第一眼看见这位仅有 21 岁的小女孩,彭太太只记得她穿得「很薄很薄很薄」,还是件短袖的衣服。担心 Heny 受凉感冒,彭太太让她洗了热水澡,还买了成药给她吃。就这样,Heny 在彭家长达九年的工作与生活由此展开。

如果按彭太太的话说,这一切都是因为缘分。

「妳在我家,就是我的女儿」移工在台湾的故事
彭先生、彭太太与 Heny。 图片|One-Forty 提供

过去,家中年迈的爷爷和奶奶多由彭太太一个人照顾。随着两老的年纪越来越大,彭太太在日常的照料下也渐渐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每天起来,就先赶快做家务事,然后照顾他们(公公和婆婆)。公公那时候还能走,但婆婆已经不行了。」她娓娓道来那段日子的生活。在那样的情况下,聘请看护成了必要的选择。

当时,彭家花了一至两个月的时间,委託仲介帮忙寻找看护。仲介于是拿着两张印尼看护的照片,递到彭太太面前,要她选一位。彭太太笑着回忆「我也不知道为什幺会选她(Heny),缘分啊!」

刚到彭家的时候,Heny 的中文还不太流利,和彭太太的对话多以比手划脚进行。除了沟通上不容易,两人在相处上也处在彼此摸索的阶段。儘管如此,从 Heny 的做事态度上看来,彭太太认为这是一位「马上学,马上会」,而且很有责任感的孩子。

彭太太还记得第一次看见 Heny 哭是在她来台第一年的 12 月。当时,她也问不出 Heny 哭泣的原因,得到的答案也只是 Heny 回应的「没有,没有。」后来,Heny 才鼓起勇气告诉彭太太原因——原来那一天是印尼的母亲节,她想家了。而在手机还不太盛行的那个时候,即便想念,Heny 也没办法透过萤幕看见远在印尼的母亲。(注:印尼的母亲节是在12月22日)

或许是这一句话,让彼此卸下了第一道心房。当 Heny 在台湾三年的聘僱合约到期时,彭太太也没多想,就透过仲介再续聘 Heny 三年。

「那一次,安妮真的感动死我了!」

在彭家,Heny 的生活既简单又充实。她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便是跟爷爷和奶奶问好。 接着,她和彭太太就会开始处理日常家务,接着照料爷爷和奶奶等。而趁着两老午休的时刻,Heny 偶尔会去学习烹饪,或是到菜市场採买食材。吃完晚餐,安顿好爷爷和奶奶后,她便会利用晚上的时间学习中文。

「她都会自己找时间去学煮菜、学中文啊,我们要给他自由和空间去做这些事。」彭太太说。

「妳在我家,就是我的女儿」移工在台湾的故事
有时,彭家的晚餐是由 Heny 来準备。 图片|One-Forty 提供

如果要选几道 Heny 的拿手好菜,彭太太立马就想到了虾饼,但最受彭家欢迎的还是「印尼咖喱」,因为「很香又不会太辣!」

或许,一碗好吃、辣度适中的咖喱背后蕴藏着 Heny 的贴心。如果没有在每一天的朝夕相处里累积对彭太太一家人的了解,又怎能煮出一碗「不太辣的咖喱」呢。这份贴心不是偶然,是发自内心地为彭家人着想,Heny 第一次从台湾回印尼的时候,就已经把奶奶的药全部都準备好了。

「妳在我家,就是我的女儿」移工在台湾的故事
Heny 和奶奶的感情很好,总会逗着高龄 101 岁的奶奶说话。 图片|One-Forty 提供

这一些小小的举动,彭太太都有放在心上,说起这些事来脸上也都是满满的骄傲。

其中,最让彭太太印象深刻的是爷爷生病进院的时候。那时,Heny 每一天都会去医院陪爷爷聊天,还很仔细地跟护士学习照料爷爷和药物使用的相关知识。而在一天午后,Heny 如往常般想到医院探望爷爷,但却突然开始下起滂沱大雨。彭太太于是拉着 Heny,说要等雨停再去医院。

「那一次啊,安妮真的感动死我了!」彭太太都叫 Heny 为「安妮」,有时还会直接以「妮」当作暱称。

对彭太太一家人而言,Heny 已不仅仅是一位看护,而是女儿、是家人。2016年,彭先生和彭太太获得台北市政府劳动局颁发了「优秀雇主」一奖,赢得的奖金也全数都给了 Heny。后来,当三年的聘僱合约再度到期时,彭太太决定略过仲介,採取直接聘僱的方式。彭太太认为即便聘僱程序繁琐也没关係,因为这能让 Heny 免去仲介费,「对安妮会比较好」

「你看你看你看,又跟我斗嘴了!」

而随着与彭太太和爷爷奶奶的相处时间渐长,Heny 的中文和客家话能力,也变得越来越流利。当掌握的词彙越来越多,Heny 与彭家的话题也越来越丰富。儘管,彭太太都认为这是 Heny 爱跟她「斗嘴」的一种表现。

彭太太举例,当亲友来彭家作客,自己都会到菜市场採买,打算大显身手。然而当把食材带回家时,彭太太就会听到 Heny 从厨房传来的声音,「哎唷,家里的菜那幺多,你怎幺还买!」听到 Heny 这番话,彭太太觉得好气又好笑,心想:哎呀,这个小女孩怎幺倒像是自己的妈妈,对自己「啰哩八嗦」起来。

「但我知道安妮是担心浪费食物。我们虽然爱斗嘴,但一下就好了。」彭太太心里也知道 Heny 的本意。但 Heny 也着实惹人疼惜,总会在彭太太快生气的临界点上,露出招牌笑容,对着彭太太撒娇「老闆娘,你不要生气嘛。」

这一招,总是百发百中。

但有一次,Heny 确实让彭太太急了起来。那一天, Heny 不知怎幺地被破掉的灯泡划伤了手,吓得彭太太一家人急忙将她送去医院包扎。焦急的背后透露出彭太太的疼惜之情,「安妮大老远来我们这边,身体当然要给她保护好啊!」她最担心安妮没有把自己照顾好。

受到彭家的多方照顾,Heny 也深怀感激。她都会把这一切分享给远在印尼的妈妈,像是:彭先生开车去买她喜欢吃的食物、大伯如何一字一句地纠正她的中文发音、彭太太这一次又买了衣服送给她等。还有,彭家在她第一次考到国际驾照时,带她去吃日本餐庆祝了一番。

「妳在我家,就是我的女儿」移工在台湾的故事
Heny 在今年刚考到驾照。考到不久,便载着彭太太一家到花莲玩。图片|One-Forty 提供

透过手机视讯,印尼的亲生妈妈和台湾的半个妈妈都见过彼此。虽然难以用语言沟通,但经过 Heny 的翻译,双方都将自己的感激之情传递给彼此。「安妮是真的很用心照顾我的公公婆婆,我们很感激她。现在已经很少人会把别人当成自己的亲人在照顾了。」彭太太说。

「妳在我家,就是我的女儿」移工在台湾的故事
Heny 和彭太太常常会一起到市场採买食材。图片|One-Forty 提供

三年的时间转眼又到,但这一次彭太太没办法再续聘 Heny,因为她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决定要回印尼结婚了。矛盾的心情难以言喻,彭太太虽然捨不得 Heny,却也为她找到好归宿而高兴。

「我跟安妮说:妳不要回去嘛。她还回我:可是我妈妈叫我回去呀!」彭太太边模仿 Heny,边忍不住又说 Heny 一直跟她斗嘴。不捨归不捨,她还是很期待可以到印尼去参加 Heny 的婚礼,最好还要看她生个健康的小宝宝。

当然,自己疼惜的半个女儿要结婚,彭太太还是有话要叮咛 Heny 的未来老公。

Heny 说,回到印尼后,她一定会很想念彭家的每一个人。相信,彭家也会是如此,尤其是和 Heny 朝夕相处的彭太太。她说,她会很想念 Heny 的炸虾饼。或许,还有「Heny 式」的斗嘴。

此刻,一说到虾饼,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彭太太立即呼叫在厨房备料的 Heny。

「欸,妮啊妮(Heny),你再去买那个虾饼回来炸给我吃好不好?」
「那个很远啊,要去印尼的店。谁要吃?」
「我啊,我要!」
「哈,不要啦!」

Heny 的「哈」还特别拉了长音。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噗滋笑出声来,在场的每一个人随即也被感染,跟着大笑。「你看你看你看,又跟我斗嘴了!」彭太太指着躲在厨房墙后,已经笑弯了腰的 Heny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