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始祖 Paypal 关闭台币交易功能,法规与政府态Paypal 即将全面停止台湾境内交易服务

第三方支付巨头宣布将全面关闭台湾帐户境内交易功能,这意味着两个台湾境内的帐户没有办法再透过 Paypal 进行转帐。而这件事其实并不是新闻,而是从 2015 年九月就有的。

2015 年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公告后,Paypal 即在同年九月公告将全面关闭台湾境内交易服务,同时进行系统升级。经 Paypal 客服确认,他们在今年三月开始关闭台湾帐户的境内交易功能,预计 5/9 关闭完毕。如果 5/9 号后还可以用境内交易功能,这是系统问题,请使用者不要尝试,否则可能会发生不可预期的错误。

实况主、电商经营者要收不到钱了!一波换平台潮波涛汹涌

台湾有诸多实况主,电商经营者用 Paypal 收付款,这可能会导致一波换平台潮,因为他们即将没有办法在台湾用 Paypal 收钱了,如果是对外的电商经营者倒是不受影响,因为 Paypal 境外交易的功能还是正常的。

实况主的状况可能比较麻烦,因为申办国外的 Paypal 并不容易,Paypal 明定要根据居住地申请,如果想办个国外的 Paypal 帐号可能要有国外的信用卡才行。这对实况主来说无疑是个重伤,过去使用的平台是透过 Paypal 收款的或许都会遭遇重伤。

Paypal 说:「我们退出台湾,是因为法规会害我们合作伙伴被罚」

而 Paypal 为什幺要退出台湾?他们说是因为 2015 电子支付机构条例第三条规定:

这个条款要求在台湾国内进行第三方支付服务的公司,超过一定的保管代理收付款,就要在台湾成立分公司。这个保管的金额上限其实有点大,是台币十亿。

还有第十四条规範

根据 立勤国际法律事务所  当时(2015)的发文分析,研判作为境外公司的 PayPal 虽没有直接受到条例影响,但是因受限 「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第 14 条规定「非经主管机关核准,任何人不得有与境外机构合作或协助其于我国境内从事第三条第一项各款业务之相关行为。」。

此一规定导致台湾境内公司除取得核准,若协助 PayPal 等境外公司从事指定业务,将受其罚则。PayPal 係基于此才会暂时停止在台湾的收付交易。

银行局副局长跳出来呼吁:「若 PayPal 营业额不到 10 亿元,可直接向经济部登记设立分公司或子公司,或者与国内电子支付机构合作做境外交易,不必受第三方支付专法规範,仍有许多模式可选择。」。但 Paypal 的态度就像变心的女人,完全不打算回头了。

Paypal 退出台湾根本不是因为法规,是因为不想缴税?

有一派观点指出,Paypal 根本不是因为法规限制的原因才要退出台湾,台湾法制没有问题,是因为营业税法交易修正条文从 2017/5/1 开始实施,这样一来 Paypal 就要缴交 5%的营业税,他们不愿意,但又不选择像 Uber 一样冲撞体制,所以选择默默离开。

不过我觉得有趣的疑点是:「财政部 4 月 24 才公告,但 Paypal 从 3 月就开始删帐户了」,而 Paypal 宣告停止台湾服务更是 2015 年九月的事,所以最后一根稻草到底是不是营业税法修正条文或许有点疑虑。

Paypal 不想缴税可能确实是一个他们要退出台湾的原因,而他们会轻易选择退出台湾市场也是台湾一个很大的天生弱点:「市场太小」。不然为什幺苹果在台湾卖这幺久现在才「準备要」开第一家实体店?这才是为什幺 Paypal 一遇到限制就直接放弃台湾,反正「多了没啥益处,少了也无所谓」。

法规确实不是最大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政府到底做了什幺」?

这整件事的真正问题或许出在「政府为什幺没有动作?」,文章开头我们提到了:「Paypal 不是在今年宣布退出台湾的,而是在 2015 年 9 月就说了」,在宣布退出,到确定退出的这一年半期间,政府是否有为了留下 Paypal 做任何努力?除了喊话之内是否有找 Paypal 高层沟通?

台湾固然有不少第三方支付服务,不过对于很多 Paypal 的使用者他们追求的应该是不只对国内,同时也要通用国外的服务,以这状况来说,台湾境内的第三方支付可能并不能满足需求,这才是为什幺他们选择用 Paypal 而不是选择用台湾的第三方支付服务。

Uber 是,Paypal 亦然,台湾政府需要思考的可能是为什幺这些外商公司在遇到法规限制后不愿遵循,新加坡同样也是一个小市场国家,为什幺同样的状况新加坡却是新创活跃、数位服务盛行,台湾却是一个又一个惨案。如果只因为这些团队不愿意遵循法规就说「他们不守法就走啊,又无所谓」,长期以后台湾无疑会被孤立在体系之外。当然不是说每个服务都要无条件地允许,而是应该看到他们受阻在哪?为什幺他们不想继续留在台湾?他们的服务对台湾有无价值?

法规是死的,人是活的,政府既然想要成为亚洲硅谷,就应该思考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台湾该如何带动足够的新创活力?该如何成为政府预期的东亚创新核心?我相信让一个又一个创新服务退出台湾,是一件很伤士气的事,同时也让这些目标变成造势的空话。